• RE: 關於王者盾牌(急!!)

    @寒霜 会造成伤害(暗影潜袭无视守住效果),会降低两级攻击(暗影潜袭属于接触类招式)

    发布在 宝可梦游戏
  • RE: 【开箱】GYM BADGES OF HOENN

    唔以后有机会 一定要入一套
    箱子@塔罗牌

    发布在 精灵宝可梦世界
  • 永世的宝可梦与虚构的世界

    【热烈庆祝部落大装修SW辛苦啦!把之前旧文修了修加上新内容先发上来灌灌水XD】

    (一)

    除了“属性”与“蛋群”,对一只宝可梦进行分类的最重要标准莫过于宝可梦的“类型”了。这个很明显是继承自“怪兽电影”的设定往往指明着一只宝可梦的原型与设计,然而登场在“第三世代(Gen3)”,即红、蓝、绿宝石版本的宝可梦拉帝欧斯、拉帝亚斯在分类方面却显得有些“另类”,我们可以看到,它们的分类既不是传统的某种生物、事物,准确来讲也不是某种概念,而是一个非常特别的词汇“永世”。

    ——它的英语写作Eon,即Aeon的另一种写法。这个词源自古希腊,在中文中有时候也会被翻译成“无限”或者“永恒”,指一段极长的、如永久一般漫长的时光。

    我们或许可以意识到这个“极长久”有与“超古代宝可梦”相对应的意味,但从拉帝欧斯与拉帝亚斯的造型与能力上看我们很难感受到设计与概念的相关性……事实上它也确实不是一种(我们通常所以为是)概念,或者说,它不是像时间、空间、陆地、海洋一样抽象的概念,而是一种有着神学色彩的、实体化拟人化的概念。它的源头其实是公元纪元前后所兴起的诺斯替教派(Gnosticism,有时候又被称作是灵知派,但更准确讲它其实是众多教派、思想者所共同认可的主义)当中提及的一种由至高神体内流出的神圣能量,从定位上讲它们有些近似于我们所熟知的天使,是处在神与人类之间的中间性的灵性存在。按照一种最著名的诺斯替派创世神话来讲:至高、无限的、不可言说的神在沉静的深渊之中经历了不可测度的永恒,而后每一次,它希望意识到自己形象的意识(或者说自我认知的意识)搅动了构成它的无边无际的能量,使无限产生边界,它的思考便成为了它的形态,它所思考的内容则成为与之相对的阴性存在,于是它们互相交合,生下了一对对子嗣,而这些子嗣也按照同样的方式继续繁衍,诞生出了数量众多的同族最终构成了一个神圣的灵性世界“普累若麻(Pleroma)”。

    ——我们前面所提到的“永世”所指代的即是那些子嗣。

    Eon的原意是无始无终的时间,这个概念可能源自琐罗亚斯德教的Zervan,经过希腊化的改造后转变为一种崇拜对象,意为在时间上与神的永恒同在的存在,它们是从真正的神体内流出的力量,它们与神相似却又不是神,而是神“流溢”的产物,因此它们也会被称作是“移涌”。移涌在普累若麻当中各司其职,维护着这个美好的世界的安定,但是它们的地位并不是完全相等的,除了其中少数,大部分移涌甚至不能看见它们的源头,其中离它们至高的父、不可言说的神最远的,也是最后诞生的最小的女儿索菲亚(Sophia)在偶然间得知了神创造普累若麻的过程是完全独立的、不依赖于配偶的,因此她也产生了一种(无知的)创造冲动,她开始不依赖配偶独力地进行创造,试图创造出与普累若麻同样伟大的造物,结果却导致物质世界和支配它的痴愚盲目造物主德谬哥(Demiurge)的诞生 。后者则在被创造出来之后立即束缚住了它的母亲,同时傲慢地自诩为真正的神君临物质世界,而由此坠入物质世界的索菲亚为了完成对自己的救赎并赎罪,开始利用人类这种存在分离为德谬哥所夺取的灵性(Pnemua)力量,等待着将它们全部回收回归并补完普累若麻之日……

    以上所述的过程即是诺斯替派的一种创世神话,它解释了世界为何诞生以及人类为何会受难——和算得上是同出一源的基督教不同,在诺斯替主义的教派当中思想者们认为原罪并非是人类始祖亚当的原罪,而是神的原罪,由于索菲亚无知的创造,不完美、有缺憾的物质世界诞生了,物质世界的支配者德谬哥同样为了实现神的权能创造,结果以它体内属于天界的灵性成份与物质世界形成的身体创造了人类。而人类为了回归自己真正的家庭普累若麻,必须获得真正的“灵知(即诺斯,Gnosis)”来启迪自身体内属于索菲亚的灵的力量、令自己的精神得到升华,从而回归本源……可能说到这里时大家已经是一头雾水了吧?但真相其实已经非常接近我们了:拉帝欧斯与拉帝亚斯的原型,也许正是诺斯替神话当中移涌,其中雌性的拉帝亚斯的原型即诺斯替神话当中导致物质世界诞生的索菲亚,而雄性的拉帝欧斯的原型正是在一些版本当中作为索菲亚配偶存在的神(即,并不是历史上的人物)、将索菲亚拯救出尘世的耶稣。

    二者所拥有的专属技巧正是除它们相对性的设计以外最大的证据:

    拉帝亚斯的专属技巧“迷雾球”对应着的便是从高处坠落尘世,如入雾中的索菲亚(在基督教的诺斯替主义派系瓦伦廷派当中,索菲亚分为在普累若麻的索菲亚和因为她的创造过程从她身上分离出去的“女儿”阿卡莫特。同索菲亚一样,这个词意为智慧,作为神的耶稣的真正配偶其实是阿卡莫特Achamoth)。

    拉帝欧斯的专属技巧“洁净光泽”所对应的即为索菲亚带来救赎与清洁的耶稣之光。

    (二)

    一个神圣的灵魂从神圣的世界堕落,落入尘世,它被物质世界造物主的意志所束缚,在学习灵知,认识自我后它得到解脱,重归神圣世界——这是诺斯替主义故事的标准模板,有趣的是,这个模板并没有直接出现在永世宝可梦的相遇故事之上,而是出现在了整个宝可梦游戏当中。

    我们就不妨以一、二周目为界线对宝石版的故事进行分段,游戏的一周目,从某种角度而言其实是一段“肉体的旅程”。玩家作为异乡者来到一个陌生的地区(异乡是诺斯替主义的一个重要意象,实际上,游戏的设定也就是这样的),在里面生活、进行冒险,直到在偶然的机遇下接触到支配着物质世界的神,即,这个星球的创造者固拉多与盖欧卡,它们是星球的意志,也相当于这个世界的德谬哥,在对应版本之中它们有着恶神的意象,反之则是善神,恰巧固拉多与盖欧卡的原型贝希摩斯与利维坦在诺斯替神话的标志当中正代表着人类所在的物质世界与德谬哥所在天界之间的圈层,即可感知的物质世界本身。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认为拉帝亚斯是从天界坠入尘世的索菲亚,拉帝亚斯是下界将灵知传授于人类,从而帮助索菲亚(阿卡莫特)回归普累若麻的神耶稣,那么固拉多、盖欧卡以及裂空座则刚好是支配物质世界、阻止人类回归普累若麻的巨匠造物主的德谬哥。

    而倘若我们将这种设计解释为“巧合”,那么出现在宝石版的其他传说宝可梦身上的神秘意向就变得很难解释。其中之一——提到宝可梦游戏当中著名的谜团,永远的宝可梦雷吉洛克、雷吉艾斯、雷吉斯奇鲁的捕获谜题是最为著名的,按照通常的理解,这三者所体现的是反战要素,它们的出现地点对应着第二次世界大战当中日本遭到美国轰炸的地点,然而从实际的捕获剧情来看,这种说法恐怕是很难站住脚的——

    【我们住在这个洞里,在这里生活】
    【这一切都归功于宝可梦】
    【不过,我们把那只宝可梦封印起来】
    【因为它实在太可怕了】
    【勇敢的人们,未来充满希望的人们】
    【把门打开吧!永远的宝可梦就在里面】
    【第一个是古空棘鱼,最后是吼鲸王。所有的一切,终将开启】

    上面这一段文字正是开启永远的宝可梦捕获剧情的重要地点·布告石室内存放的七个石板上篆刻的盲文,从中我们非但看不出某种战争意向(更何况,从地图原型角度来讲三只永远的宝可梦所在地离实际被轰炸地点还有着一定的距离),反而,在看完之后不禁会产生出这样几个疑问:

    1、在这里生活的是谁?
    2、为什么用盲文
    3、“那只宝可梦”是指谁

    根据通常看法与大量延伸创作,生活在布告石室当中的人类很可能正是在固拉多盖欧卡创世之战时期侥幸幸存下来的古代芳缘人(尽管根据始源蓝宝石和终结红宝石的设定来看这很可能并不是真相),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们用盲文篆刻这些预言就变得非常奇怪了,一来,现代芳缘人并不使用盲文,游戏中也没有其他使用到盲文的地方,二来,真正生活在洞穴之中的话使用盲文其实是极不方便的,这种使用只可能是在特殊场合下“特意使用”的。此外便是,“那只宝可梦”是怎么一回事,在中文日文英文的版本当中都是特指单数存在,而永远的宝可梦实际上共有3只,那么那群疑似古芳缘人所指的具体是其中的哪个呢?或者,它指的是固拉多与盖欧卡乃至裂空座?或者,它所指的是当年还不存在的雷吉奇卡斯?又或者,是其他什么?

    如果还有什么地方令人想不通,恐怕还得加上一个为何解开谜题需要用到古空棘鱼和吼鲸王这两只宝可梦……单从形象设计和我们熟知的神话关联的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恐怕是永远无解的吧,但回到主题上面——如果我们以一些诺斯替主义故事当中常见的意象、手法、比喻来看待它们,这个设计的思路马上就变得非常之清晰了。

    首先是洞穴与盲文。

    提到洞穴,最为人们所熟知的便是古希腊著名思想家柏拉图洞穴比喻——

    【这洞穴的底部关押这一群人,这群人被牢牢的固定在洞穴之中,面对着洞穴底部的石壁,连头都无法转动。而在这群人背后,有一堵一人高的墙,墙后面有一些人走过,他们都举着各式各样的木偶,而在他们身后则是一个火把。火把把木偶的影子映在洞穴底部的石壁上,而那堵墙完全遮住了木偶下面的人,于是关在洞穴底部的人每天都看到各式各样的影子。久而久之,他们便认为这些影子便是真实的世界。而某一天,他们其中的一个人挣脱了锁链走了出来,越过了那堵墙,一直走到洞穴外面看到了太阳,也知道了真相。然后这个人认为不应该独自享受真相,于是他回去把真相告诉了同伴。然而同伴并不相信他,并且认为他是个疯子】

    在诺斯替主义故事当中,走出洞穴的人被比喻用来描述那些获得了灵知的人,与他们相对,没有获得灵知、执迷于肉体与物质快乐的人便对应着洞穴比喻当中的那些囚犯,而洞穴本身正对应物质世界与人类的身体。现在再看回布告石室,假如我们把“洞穴”理解为宝可梦世界本身,而这个石室被理解成一种预言的载体的话,那么为什么是盲文以及为什么是洞穴就变得非常容易理解了,恰巧布告石室出于群水之间,群水——或者说海洋在诺斯替当中也有着深意,它意指限制住人类的物质世界与和它相对应的物质身体,人类的灵魂本质正被深藏于其中。至于古空棘鱼,它来自柏拉图的另一个比喻,即有关于海神格劳克斯(即Glaucus,在究极日月的图鉴当中提到古空棘鱼的名字源自它的发现者,它的日文名Glanth可能正是Glaucus+腔棘鱼的Coelacanth)的比喻——

    【有关灵魂不朽,我们目前的论述以及别的一些论述都能给出充分的证明;但它真正是什么样,我们不应该观察它的这一状态,并非当它此刻仍受它和躯体的相互共处关系和其他种种祸患的左右,如同我们目前所观察到的情形,相反,应该当它出于纯洁的状态,它此时是什么样,我们必须借助理性来进行充分观察,这样,你将会发现,这一东西远比现在美丽,它远能更清楚地辨别正义和非正义以及一切我们刚才所讨论过的东西。当然,我们刚才针对它所说的话都的确属实,声称它在目前的境遇中看来是什么样;但是,我们还没有观察过当它出于这一状态时的样子,正如同那些人,尽管他们眼中看到了海神格劳克斯,他么仍不易看到他原先的本性,旧日的肢体一些已经被割断,另一些被压坏,浑身受过海浪各种形式的伤害,身上还依附着其他一些东西,如海贝、海草和石块,以致他浑身上下更像一头怪物,而不像他从前的本性,同样,我们看到的灵魂此刻也处于这么一种状态,身受无数祸患的包围和折磨。然而,格劳孔,我们必须向那一方面看。】

    柏拉图用格劳克斯来比喻事物的本质被隐藏于他们腐败的身体之中,人类想要认识灵魂必须利用理性的眼,而对应到诺斯替的故事当中这个比喻同样强调了这方面的意味外,也描述了一个高洁的灵魂如何陷入尘世的苦难之中被它所深深包覆难以脱离。至于与之相对的吼鲸王则体现了一种刚好相反的意向,它是与向下、紧压相对的上升、膨胀,这可能是源自诺斯替的发源者、异端之父西门·马古提到的水面分隔着“非出生的能量之上者”与“水之下生于形象者”,吼鲸王正是从尘世中解脱、飞升回到天界的灵魂的一个象征。

    (三)

    这种上升与下降对立的意向在宝石版当中其实当中非常普遍:作为幻之宝可梦的迪奥西斯与基拉祈,一个是随陨石移动、坠落的宇宙病毒经过宇宙中的光照射变异而成的生命,一个是千年一度苏醒而来,为人类睁开“真实之眼”的神秘宝可梦,它的剧情地点正在人类探索宇宙的入口——绿岭宇宙中心的旁边。同样是一上一下,互相对立。而且“带来生命的光”与“看透真实的眼”,不必说自然都是诺斯替当中的重要意向,也与前文之中拉帝欧斯的光与布告石室里的“真实”有着某种对应关系。

    除此以外便是迪奥西斯所在的诞生之岛、不断出现的三角形与拉帝欧斯、拉帝亚斯胸前的三角形个似乎也有着与柏拉图所言的“理念的三角形”相对应之感,类似的线索细找下去还会有更多,它们共同构成了游戏二周目的一个反思式的游戏经历——以新的一开始、从家里电视上对拉帝欧斯/拉帝亚斯=神圣世界落下的移涌的一瞥为契机,玩家开始了踏遍整个地区的旅途,在此过程中他可能会遇到天空之柱遇到掌握星球边际的裂空座,也会在遍布芳缘全境的过程中步入并解开布告石室的谜题,最后还有可能与两只幻之宝可梦相遇……于是,这个世界是真实的吗?什么是真实的?什么虚构的?虚构与真实之间的关系如何?游戏对于我们而言意味着什么?宝可梦又是什么?在努力攻略捕获上述的宝可梦同时,这些问题就会不知不觉的渗入玩家的心中,使得玩家的思绪逐步超越一周所构建的角色扮演故事,逐步回归到真实之中。

    这是过渡解读吗?不妨来问问玩过游戏的自己。

    当游戏的终结到来之时,当游戏即将被尘封之时,玩家在这趟旅途中做了些什么,又获得了些什么呢?在这个世界当中,玩家又扮演了怎么样的自我呢?

    毫无疑问的是,这些问题并不是留给初接触宝可梦系列的小玩家们的,而是留给那些在多年后再度追忆这些的老玩家们的——当他们在若干年后偶然找到“诺斯替”这个钥匙,之后再去看看南方孤岛上那句箴言,恐怕就能明白一些什么吧——

    【那些记忆褪色后把希望留在心中,不要忘记,所有的梦想不过是另一个真实……】

    发布在 精灵宝可梦世界

与 神奇宝贝部落格社区 的连接断开,我们正在尝试重连,请耐心等待